Beyond的校歌,黃家駒的怨曲之最,樂隊從它開始又以它結束

莫可可小姐姐 2021/01/04 檢舉 我要評論
 

@音乐库分享疗伤歌曲,让你的心意,可以用音乐表达 我是momo,人海拥挤,我用音乐给大家创造心灵休息的角落。

 

許多年前,第一次聽到「《再見理想》」時,感覺靈魂瞬間就被薅住了,歌裡的不甘和倔強是那樣滾燙。

《再見理想》,一語雙關,既可以理解為跟理想告別,又可以認為是再度見到理想。

不誇張地說,把《再見理想》這一首歌聽透了,你就瞭解了真正的黃家駒,也明白了Beyond樂隊彼時彼刻的心境。

理想,一個極度複雜的詞。

你認為它無比珍貴,也許在別人眼裡一文不值。

你對它百般執著千般熱愛,生活卻總想幫你把它弄丟。

在Beyond樂隊22年的音樂生涯裡,無論是家駒還是三子,他們一路都在與現實死磕,原因很簡單,不想妥協認輸,不想丟掉初心和理想。

由於長期處於煎熬和較力的狀態,所以Beyond創作了大量怨曲,這些作品首首真誠曲曲動人。

很多歌迷都說, 「午夜怨曲」是怨曲系列作品之最,可我覺得, 就哀怨和無助的程度來說,《再見理想》更濃一籌。

這首歌的出生年份並不好,創作它時,正是樂隊最難的日子。

1983年,樂隊成軍。1985年,《再見理想》誕生。

據說,當時家駒寫完曲子,興奮得好幾晚睡不著。

別看家駒如此激動,聽眾就不一定了, 很容易想像,那時喜歡這首歌的人應該不多。

80年代的香港樂壇,唱情歌是唯一的出路,或者說活路。

對酷愛搖滾樂的家駒等人來說,大環境沒有給他們留太多機會,要麼改變曲風,要麼認輸退出,似乎別無選擇。

面對艱難和壓力,樂隊陣容一變再變,

鄧煒謙、李榮潮、陳時安、劉志遠,昔日隊友一個接一個離開,有的出了國,有的去讀書,也有的另求發展。

每當聽到那句 「舊日的知心好友,何日再會」時,我腦海中就會浮現出這樣的情景:

家駒一次次向隊友們說再見,臉上還掛著痛苦的微笑。

家駒曾說過,

《再見理想》專輯代表了幾個年輕人理想的暫時終結,後面的音樂已經無奈向現實低頭了。

可想而知,說這話時,他的心情該是怎樣的難過。

多年後的某次採訪中,梁翹柏笑著說,

"為了寫好《再見理想》的歌詞,大家反復斟酌,他還神助攻了一句‘默默地伴著我的孤影。’

當時沒人看好Beyond,可現在全國唱得最多的歌是什麼歌?是Beyond的歌,你說是不是很諷刺?」

為什麼黃家駒永不過時?作品夠好,才能跟時間賽跑。

作為Beyond的早期代表作,《再見理想》自帶史詩氣質,整曲都表現出一種孤獨卻不放棄的精神,這也是樂隊成員的內心寫照。

內容未完結點擊第2頁繼續瀏覽
用戶評論
你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