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敬軒《春秋》:難道怪罪神沒有更偽善的祝福?

莫可可小姐姐 2020/11/01 檢舉 我要評論

聽《春秋》,已經7年了,所謂「百聽不厭」,大概也就是這樣吧。

《春秋》不是什麼一聽就能喜歡上的旋律,也不是主流所喜愛的那種朗朗上口的流行歌曲,也不知怎麼,竟然能讓我聽了7年。

「春秋」是什麼?

是一本書,是一段史詩,是孔子給魯國編纂的史書。孔子說:知我罪我,唯其《春秋》。《春秋》,是一部有情緒的史書。

林夕手下的《春秋》,同樣也很有情緒。

「那夜誰將酒喝掉,因此我講得多了」

酒壯慫人膽,但酒精就是個替罪羊,出了什麼事,都怪酒精,包括表白失敗。

第二天醒來,你我距離還是恢復成好友的距離,繼續曖昧著,繼續用甜蜜的字眼通電,繼續見面,你繼續對我友善著。

「難道怪罪神沒有更偽善的祝福」

向來情深,奈何緣淺。我們之間的有緣無分,怪罪誰?怪你嗎?我不忍心。怪我嗎?憑什麼怪我?

怪罪神吧?是啊,那就只能怪罪神沒有成全我們。但至少你還願意用甜蜜的字眼跟我通電,那我就毫不客氣地把這當做是神賜予我們偽善的祝福吧。

「我沒有為你傷春悲秋不配有憾事,你沒有共踏過萬里不夠劇情延續故事」

我的人生沒有因為你被改寫,我不曾為你傷春悲秋,不曾陪你走過風裡雨裡。

單戀向來構不成傳奇,如何奢求說一聲「愛你」,如何奢求和你白頭到老。從未開始,何來失戀之說,何來遺憾?劇情太少,如何續寫你我的春秋?

「頭髮未染霜,著涼亦錯在我幼稚,應快活像個天使」

頭髮沒染霜,怎麼可能著涼。你不曾回應過我,我去哪裡受情傷?一切的傷不過是因為自己幼稚罷了。你總說,就算你不愛我,我也應該快樂生活。

「心灰得極可恥,心傷得無新意,那一線眼淚,欠大志,太沒意思」

這首歌怨麼?當然怨啊,還有恨。心灰意冷,卻笑自己可恥。心傷投了,還笑稱沒新意。哭到自己都看不起自己了,有意思嗎?

我所怨所恨究竟為何?還不是因為愛啊!

「我沒有被你改寫一生怎配有心事,我沒有被你害過恨過寫成情史變廢紙」

我的人生沒能有幸被你改寫,我怎麼配得上藏著心事?把我自作多情的愛恨情仇寫成情史,不過也是一對廢紙而已。

這裡讓我想起黛玉燒稿。寶釵要嫁給寶玉了,林黛玉把稿都燒了,斷了癡情。愛的時候,為誰寫詩,不愛的時候,就為誰焚稿。反正焚燒的,不過是一堆廢紙。

「春秋只轉載要事,如果愛你欠意義,這眼淚無從安置」

愛不一定是有意義的。春秋只轉載要事,你不愛,一切就沒意義。自作多情的眼淚,讓我何處安置?

「想心酸,還可以,想心底,留根刺,至少要見面上萬次」

如果可以,我奢望留一根刺在心裡,至少還能刺痛自己。但這「至少要見面上萬次」才有啊。

太難了,我放棄了。

願今後

各自安好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