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什麼要別離?又說什麼在一起?不過是《一場遊戲一場夢》而已

莫可可小姐姐 2020/11/11 檢舉 我要評論

《一場遊戲一場夢》是傑哥的成名曲,1987年開始紅遍了臺灣,香港,大陸!也是香港電視劇《義不容情》的主題歌。《一場遊戲一場夢》歌曲MV由張曼玉出演。1988年,該曲獲得第25屆金馬獎「最佳電影插曲獎」。 1989年,中央電視臺專題節目《潮——來自臺灣的歌聲》,播出了《一場遊戲一場夢》MV,王傑走紅內地。至今仍是經典!仍是傳奇!2019年再度登上了華語十大金曲之一!

《一場遊戲一場夢》是王傑第一張個人專輯,也是王傑命運的轉捩點。當年這張專輯雄霸排行榜冠軍長達半年之久,絕對是華語樂壇的經典之作。 王傑的嗓音中自然呈現出來的悲涼與滄桑,觸動著都市人內心深處隱秘的孤寂。憂傷的浪子,這位在歌壇創造了一個又一個奇跡,昨日的浪子,今日的巨星,明日的傳奇。1987年某個普通的日子,突然間,大街小巷都傳出了這樣的歌聲,「不要談什麼分離,我不會因為這樣而哭泣。」聲音中透露出一種蒼涼,一種哀傷,一種只有歷經滄桑飽經冷暖嘗盡百態痛徹骨髓才會有的感覺。

而這,還只是他的第一首歌。 遊戲意味著什麼?愛情就是一場遊戲,總有Game over的一天。 夢又意味著什麼?愛情就是一場夢,總有夢醒的時候。「為什麼道別離,又說什麼在一起」 ,道別離與在一起是一對互逆命題,非此即彼,沒有中間選項。就像遊戲,非贏即輸,也像夢,沉睡與夢醒,二選一。這是現實的殘酷,而這,就是愛情,就是生活。 其實,它的名字,一場遊戲一場夢,已經足夠詩意,足夠震撼,足以媲美古龍筆下的多情劍客無情劍。

王傑,古龍,李尋歡,阿飛,他們都有一個共同的名字,叫浪子。 王傑與那位生下女兒後逃走的前妻。 李尋歡與困擾他前半生的林詩音。 阿飛與人盡可夫的第一美人林仙兒。 古龍與酒,與美人,與死亡。 他們都經歷過game over,經歷過夢醒時分。 他們都傷過,痛過,落魄過,潦倒過,因為他們都是浪子。 但他們足夠唯美,同樣,因為他們都是浪子。

「不要說願不願意,我不會因為這樣而哭泣,那只是昨夜的一場夢而已。」這是浪子的堅強,一如李尋歡被愛折磨半生卻始終未曾倒下的身軀。 「那只是一場遊戲一場夢,不要把殘缺的愛留在這裡,在兩個人的世界裡,不該有你。」這是浪子的頓悟,一如阿飛在最危急關頭時的突然想通。 「如今雖然(依然)沒有你,我還是我自己。」這是浪子的灑脫,一如王傑,他永遠是他自己,不是別人。

一場遊戲一場夢,這是一個完美的比喻,它諷刺的是現實的愛情,然而,這不是它的主旨。 它真正想告訴我們的,應該是歌詞裡的這句——那只是一場遊戲一場夢。 看透了,所以, 在王傑的這首成名作裡,歷經滄桑飽經冷暖嘗盡百態痛徹骨髓的蒼涼與哀傷中,我聽到了灑脫。

這首歌,還有一個粵語版,《幾分傷心幾分癡》。 很奇妙,這兩首歌似乎在一問一答。 到底得幾分傷心幾分癡? 那只是一場遊戲一場夢!

那個季節,心正惆悵,年少的迷惘和孤單,終於在歌聲中找到了慰藉。
那個季節,心正懵懂,有這樣的歌相伴,孤獨少年對未來多了幾分幻想。
憂傷開成一朵花,凋零在昨日的記憶裡。愛一場,夢一場,無悔青春就好。
時至今天,那些樸實無華的歌詞依舊清晰如昨,打動著一顆顆易感的心。
林花謝了春紅太匆匆,我們在悲歎人生無常時,會不會感慨一句:人生真的是一場遊戲一場夢嗎?
往事已成空,還如一夢中。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