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滑板鞋》龐麥郎突進「精神」院,曾和華晨宇爭版權,最慘時演唱會只有7個觀眾

 

@音乐库分享療傷歌曲,讓你的心意,可以用音樂表達 我是momo,人海擁擠,我用音樂給大家創造心靈休息的角落。

「摩擦摩擦,在這光滑的地上摩擦摩擦,一步兩步摩擦,一步一步似魔鬼的步伐」,這首《我的滑板鞋》估計大家都能夠哼出其中一兩句歌詞,巔峰的時候,真的是全民都在摩擦。創造出這首歌的龐麥郎先生出生于農村,25歲之前去過最遠的地方是鎮上,他的夢想一直想要有一雙自己的滑板鞋。

就像是在《我的滑板鞋》中唱的那樣,「我告訴自己這是真的這不是夢」,龐麥郎得到了自己夢想中的滑板鞋,但也只有這個夢想實現了。因為《我的滑板鞋》,龐麥郎一夜成名火遍大江南北,就像是人只能掙到自己認知以內的錢一樣,就算是意外發財,也有一百種方法收割你的財富。

龐麥郎意外闖入娛樂圈,一夜成名,然而卻並不具備在娛樂圈生存下去的條件。沒有經過專業的音樂訓練,唱歌時常跑調、人又不帥氣、自卑且偏執,為了不被人瞧不起,龐麥郎自稱有貴族血統,改名叫約瑟翰·龐麥郎,認為外國人都吃肯德基,吃一頓肯德基就很開心,龐麥郎和整個娛樂圈格格不入。

導演賈樟柯因為聽《我的滑板鞋》流淚,他說這首歌有一種準確的孤獨。「孤獨」這兩個字也能夠反應龐麥郎的人生,如果是一個草根意外走紅,要麼撈一筆走人,要麼找個經紀公司幫忙做長期發展規劃,而有才華的人卻總是鶴立獨行,巔峰時候龐麥郎面對經紀公司的邀請,直接拒絕選擇一個人打拼。

龐麥郎在娛樂圈橫衝直撞,試圖衝破階級的圍欄,打破命運的禁錮,然而現實卻是被撞得頭破血流,成為人們眼中的笑話。做巡演的時候,要求有8個模特伴舞,觀眾最少要有50個,最後結果是伴舞從4個逐漸成為0個,觀眾也從二三十個變成幾個。

最後,龐麥郎不得不帶著一身的傷痕重新回到農村老家,鋤草、養豬。他也曾經掙過一些錢,卡上最高的時候有200多萬,但全都投入到音樂創作中了。他的經紀人白曉也想求變,《中國有嘻哈》、《奇葩說》等綜藝節目都邀請過他,短視頻平臺也邀請他入駐直播,但是因為內心對外界的不信任,龐麥郎都拒絕了。

他的經紀人白曉說在龐麥郎先生身上看到了梵古的影子,偏執、多疑、有才華,還有生活窮困潦倒,這都是梵古的標籤,也是龐麥郎的標籤。除了性格方面的問題,龐麥郎也經常因為缺乏合約精神讓經紀人頭疼,本來談好的商演合約,結果很多次快到演出的時候,龐麥郎都會消失。

但是,龐麥郎身上還是存在很多的閃光點,因為偶像是邁克爾傑克遜,偶像建了一座夢幻莊園,對全世界孩子免費開放,龐麥郎也暢想要建立一個王國,把全世界的孤兒和老人安置在那裡。在機場看到小孩想要喝水拿不到紙杯子,龐麥郎也主動上前去幫忙。



內容未完結點擊第2頁繼續瀏覽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