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場遊戲一場夢》「歌壇浪子」的坎坷人生:初戀意外,妻子失蹤,自己變成這個樣子

momo 2021/07/16 檢舉 我要評論
@音乐库分享療傷歌曲,讓你的心意,可以用音樂表達 我是momo,人海擁擠,我用音樂給大家創造心靈休息的角落。

今天就讓我們一起去看看這位「歌壇浪子」曲折而離奇的人生吧!

三歲時,王傑就已經登上了大螢幕。

他的父親王俠和母親許玉都是邵氏電影公司的演員。

近水樓臺先得月,身姿靈活敏捷的王傑接連在《鬼太監》,《我在戀愛》,《洪熙官》,《鬼馬小天使》等多部影片中亮相。

那時的王傑有父母和哥姐的陪伴,再加上片場熱鬧的氛圍,他從不知道寂寞的滋味。

可是這一切都止步於他十二歲那年。

十二歲時,王俠和許玉離婚,哥哥跟著父親走了,母親帶著兩個姐姐去了臺灣。

只留下最小的王傑無人肯要。

孑然一身的他被送去教會學校。

人生中濃烈的無歸屬感就是從這時開始鑄入了他的生命。

再加上王傑的父母當年是先從山東去到臺灣,王傑三歲時,又跟著父母前往香港。被大學開除後,王傑又回到臺灣討生活。

每當別人問他是哪裡人時,他總是很迷惘。

臺灣人認為他是香港人,而香港人又覺得他是臺灣人。

教會學校的生活雖不缺吃穿,但是缺少親情滋潤的少年變得敏感而憂鬱。

此時點亮他黯淡生活的是一位高她一級的學姐。

每次望著她天使般的容顏,都會讓王傑覺得生命是那樣美好。

後來的聖誕舞會讓王傑和這名叫德莎的女孩有了近距離的接觸。

當王傑在同學的慫恿下去邀請德莎跳舞時,德莎一再拒絕,最後還是拗不過王傑。

當她站起來時,王傑心中一痛,原來德莎患有小兒麻痹症,一條腿只有靠著拐杖支撐。

王傑並未嫌棄德莎的身體缺陷,反而益發憐惜這個美麗而脆弱的女孩。

那段飄著梔子香的時光,王傑和心愛的女孩有了第一次牽手,第一次親吻。

可是,上天並未成全這對小兒女。

14歲時,德莎回到德國,再也沒有回來。

初戀無疾而終,讓王傑稍感安慰的是教會學校裡的老師對他特別好,他上高中時,還允許他半工半讀,為自己賺取一些零花錢。

那時的王傑當過油漆工,小販,廚師,跑堂服務員······

度過一段艱辛而又充實的時光後,王傑順利考上大學,此時他的人生似乎已有了清晰的軌跡。

畢業,就業,再找一個女孩,結婚生子,過完普通但是沒有波瀾的一生。

一切的變數發生在他讀大二這一年。

這一年,他因為不堪忍受教授言語的侮辱,憤而打了教授,結果被學校開除了。

走投無路的王傑住進了籠屋,此時,他結識的一個大哥從臺灣打來電話,讓他到臺灣謀生。

可是,那時他窮得連機票錢都沒有。 還是這位大哥慷慨解囊,王傑才踏上了臺灣這塊土地,在這裡,他即將開始自己的傳奇時光。

當然,命運一開始並未眷顧初到臺灣的王傑。

為了維持生計,王傑每天馬不停蹄地打五六份工,有送貨這樣的純苦力活,有當特技演員這樣的高危工作,有晚上酒吧駐唱這樣的文藝活,還有教人滑冰這樣為人師的工作。

那時他還絲毫沒有想到,正是這段當溜冰教練的經歷讓他收穫了一段離奇情緣。

和王傑一起教滑冰的還有一位女孩,雖然這個女孩在王傑心目中是一笑可以傾城的天仙,但是王傑並未起過另外的心思。

直到有一次,這個漂亮的女孩子被一群黑社會青年騷擾,王傑瞧不下去,挺身而出。

結果,上演了一場英雄救美的好戲。

王傑拉著那個女孩在前面狂奔。

慌不擇路下,兩人躲進了一個旅行社。

這一躲,為王傑帶來了一段婚姻,一個女兒,還有一生的愧疚。

有了小家庭,經濟本就緊張的王傑更是捉襟見肘。因為他拿的是香港的戶籍,也無法光明正大地在臺灣找更好的工作。

此時,就有朋友建議他去當兵,便可取得臺灣戶籍。

他沒有想到,這一走,就是永別。

當王傑再次回到家時,那個女孩已經走了,給她留下了一個女兒。

多年後,他才從舅舅的口中得知,是因為自己的母親經常帶著電影公司的武行和工作人員到家中跳舞、 妻子走了,生活還得繼續。

那是一段不堪回首的日子。

沒有錢,無法給女兒好的生活,女兒被餓得瘦骨嶙峋。

女兒生病,找朋友借錢被奚落侮辱。

為了省錢,喊了一碗有鹵蛋的麵條,當他把鹵蛋給女兒時,才三歲的孩子就知道分給爸爸一半。

窮到沒有飯吃時,王傑試過帶著女兒吃霸王餐。

此時,唯有音樂是他疲憊生活的避風港。

他獨特的嗓音被音樂人發掘,介紹給滾石唱片,可是滾石唱片並沒有簽下他。

此時幸好有臺灣著名音樂人李壽全還願意給他機會,雖然他給王傑的歌都是其他歌手不願意唱的。

1987年,在不被重視的情況下,王傑的第一張唱片《一場遊戲一場夢》由飛碟唱片公司推出。

這張專輯剛推出時,王傑就曾因為自己的「狂妄」被同事大大奚落了一番。

當時,有公司的同事讓王傑預測一下專輯的銷量,在王傑說出五十萬張時,那位同事看了他好久。

王傑得知自己攀上人生巔峰時,他正坐在一輛計程車上。當時,一位非常出名的DJ正在介紹登上排行榜的歌曲。

當那位DJ說到排行榜的第一名時,熟悉的鋼琴聲響起,王傑的心漏了一拍。

那位DJ則激動地說道,今天登上排行榜第一名的歌曲是王傑的《一場遊戲一場夢》。

王傑的眼淚如泉水般湧出,他興奮地摟住計程車司機,大笑:你聽到了嗎?你聽到了嗎?王傑就是我呀!

《一場遊戲一場夢》的銷量勢如破竹,當時取得了五十白金的銷量,蟬聯歌曲排行榜高達52周,是前人從未取得過的成績。

到今天,這張專輯的銷量已高達1800萬張。

1988年,《一場遊戲一場夢》成為了張艾嘉的電影《黃色故事》的片尾曲,獲得第25屆金馬獎「最佳電影插曲獎」,這首歌曲的粵語版《幾分傷心幾分癡》則是當時最火的港劇《義不容情》的插曲。

年底,王傑拍攝了《一場遊戲一場夢》的mv,和他合作的則是後來的影后專業戶張曼玉。

《一場遊戲一場夢》這張專輯中還有一首名曲《安妮》,這首歌的誕生,讓人唏噓不已。

這首歌曲是王傑為了紀念初戀,那個名叫德莎的女孩而作。

原來當年德莎的去而不返是因為她返回德國後,在一次和朋友出遊時,已經香消玉殞了。

正是因為這段慘痛的經歷,王傑才會把「安妮我不能失去你,安妮我無法忘記你,安妮我用生命呼喚你,永遠的愛你」的歌詞唱得那麼撕心裂肺吧。

隨著時間的累積,《忘了你忘了我》,《是否我真的一無所有》的銷量已高達數百萬張。

《紅塵有你》,《英雄淚》,《為了愛夢一生》,《傷心1999》等都是傳唱度非常廣的歌曲。

或許是因為少年時代被拋棄的經歷,青年時代求生存的艱難,憂鬱和滄桑感已刻進了他的骨子裡。

王傑的歌聲中總是不可避免地帶上這些印記,因此很多的媒體都稱他為「浪子」。

可是,盛名之下的王傑並不開心。

一年要出四張專輯,再加上跑不完的通告,沒有吃飯,睡覺的時間,唯有靠咖啡提神。

高強度,無規律的生活讓他患上了厭食症,吃一口食物就會反胃,嘔吐。

一米七四的他瘦到只有80斤,每一件衣物穿在他身上都像大了兩個碼,為了顯胖,褲子裡面還要套上絨褲或是棉褲。

每天收工回到家,洗澡時,在四面都是鏡子的浴室裡,看著瘦得跟骷髏似的自己,就會忍不住放聲痛哭。

對外是如日中天的歌壇巨星,享受著歌迷的歡呼,住著四層高的豪華別墅,其實不過是一個沒人愛,生命即將走向終點的賺錢機器。

王傑說過,那時沒有女孩願意成為他的女朋友,因為每當有親密的舉動時,對方一看見他真實的身體就嚇得轉身而逃。

或許正是如此,他才會對第二任妻子莫綺雯有無止盡的感激吧,即使這個女人婚前婚後兩個樣。

1992年,王傑在拍廣告時結識了模特莫綺雯。相識後,莫綺雯很快就對王傑發起了進攻。

她會坐在王傑的家門外,靜靜地看著屋內。

如此數次過後,王傑就成為了莫綺雯的裙下之臣。

1993年,公司為兩人舉行了盛大的婚禮,有許多名流出席。人生至此,嬌妻在側,事業順遂,即使身體有恙,那仍是王傑最開心的一段時間。

婚後,他暫別歌壇,前往國外養病。

從一開始只能一勺一勺地吃嬰兒的糊狀食品,慢慢可以吃加了爛牛肉的粥,從只能帶著狗狗散步,到駕著遊艇出海,他的身體在慢慢恢復。

身體有所好轉後,王傑回到香港和臺灣繼續打拼自己的事業。放心將家裡的一切交給莫綺雯打理。

可是,婚前對女兒很好的莫綺雯,在他走後,就換掉了家裡的鎖,結果女兒那一兩年許多時候都在外遊蕩,有家歸不得。

這段婚姻最終只維持了四年。

兩人離婚時,鬧得很不愉快。

莫綺雯還向法院申請禁止令,阻止王傑接觸兩人的兒子。

他曾傷感地說過:即使和孩子對面遇見,他可能也不認識兒子。

在強敵環伺的娛樂圈,他在喝了一杯飲料後,一切都變了。

雖然保住了命,嗓子再也回不到最好的狀態了。

或許,這一生的經歷太過豐富,跌宕,對於紅與不紅,他已經不是那麼在意。

他和生命中的親人,愛人也是情深緣淺。

想看更多的視頻點擊藍色字體>>@Momo音樂房,更多的音樂等著你 文/momo:給自己的心靈放個假~跟著這些音符去流浪~如果你喜歡momo的文章~歡迎一起探討~投入音樂的海洋吧~byby啦♡
用戶評論
你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