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場遊戲一場夢》「歌壇浪子」的坎坷人生:初戀意外,妻子失蹤,自己變成這個樣子

@音乐库分享療傷歌曲,讓你的心意,可以用音樂表達 我是momo,人海擁擠,我用音樂給大家創造心靈休息的角落。

今天就讓我們一起去看看這位「歌壇浪子」曲折而離奇的人生吧!

三歲時,王傑就已經登上了大螢幕。

他的父親王俠和母親許玉都是邵氏電影公司的演員。

近水樓臺先得月,身姿靈活敏捷的王傑接連在《鬼太監》,《我在戀愛》,《洪熙官》,《鬼馬小天使》等多部影片中亮相。

那時的王傑有父母和哥姐的陪伴,再加上片場熱鬧的氛圍,他從不知道寂寞的滋味。

可是這一切都止步於他十二歲那年。

十二歲時,王俠和許玉離婚,哥哥跟著父親走了,母親帶著兩個姐姐去了臺灣。

只留下最小的王傑無人肯要。

孑然一身的他被送去教會學校。

人生中濃烈的無歸屬感就是從這時開始鑄入了他的生命。

再加上王傑的父母當年是先從山東去到臺灣,王傑三歲時,又跟著父母前往香港。被大學開除後,王傑又回到臺灣討生活。

每當別人問他是哪裡人時,他總是很迷惘。

臺灣人認為他是香港人,而香港人又覺得他是臺灣人。

教會學校的生活雖不缺吃穿,但是缺少親情滋潤的少年變得敏感而憂鬱。

此時點亮他黯淡生活的是一位高她一級的學姐。

每次望著她天使般的容顏,都會讓王傑覺得生命是那樣美好。

後來的聖誕舞會讓王傑和這名叫德莎的女孩有了近距離的接觸。

當王傑在同學的慫恿下去邀請德莎跳舞時,德莎一再拒絕,最後還是拗不過王傑。

當她站起來時,王傑心中一痛,原來德莎患有小兒麻痹症,一條腿只有靠著拐杖支撐。

王傑並未嫌棄德莎的身體缺陷,反而益發憐惜這個美麗而脆弱的女孩。

那段飄著梔子香的時光,王傑和心愛的女孩有了第一次牽手,第一次親吻。

可是,上天並未成全這對小兒女。

14歲時,德莎回到德國,再也沒有回來。

初戀無疾而終,讓王傑稍感安慰的是教會學校裡的老師對他特別好,他上高中時,還允許他半工半讀,為自己賺取一些零花錢。

那時的王傑當過油漆工,小販,廚師,跑堂服務員······

度過一段艱辛而又充實的時光後,王傑順利考上大學,此時他的人生似乎已有了清晰的軌跡。

畢業,就業,再找一個女孩,結婚生子,過完普通但是沒有波瀾的一生。

一切的變數發生在他讀大二這一年。

這一年,他因為不堪忍受教授言語的侮辱,憤而打了教授,結果被學校開除了。



內容未完結點擊第2頁繼續瀏覽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