迪克牛仔《有多少愛可以重來》,61歲竟以走穴為生,商演賣力扔娃娃

乖张 2021/02/17 檢舉 我要評論
 

@音乐库分享療傷歌曲,讓你的心意,可以用音樂表達 我是momo,人海擁擠,我用音樂給大家創造心靈休息的角落。

 

杯子寂寞,被倒進開水,滾燙的感覺,這就是戀愛感覺。水變溫了,杯子很舒服,這是生活感覺。水變涼了,杯子害怕,也許這就是失去感覺。水徹底的涼,杯子難受,把水倒出。杯子舒服了,但不小心掉在地上,摔成一片一片的,發現每一片上都有水的痕跡,知道心裡還愛著水,想再愛一次,卻不可能了。

小時候,他們家開了一間檯球店,檯球店裡有一台唱片機,裡面經常放一些搖滾樂。

搖滾青年們都喜歡來他們家檯球店打球,一打就是一下午。

從小耳濡目染,他對搖滾樂非常著迷。

十歲那年,大火燒掉了那間檯球店,也燒掉了那台唱片機。

他們家變得一貧如洗。但是他對於搖滾樂的追求,並沒有因此放棄。

上高中時,迪克牛仔得到了他的第一把吉他。他每天都要帶著吉他去上課,愛不釋手。

後來去服兵役時,他也帶著吉他。戰友們都說他很文藝,但是他們不懂,搖滾青年的內心有多狂野。

退役後,迪克牛仔邁入社會。第一份工作是零配件加工,做了兩個月。第二份工作:碼頭視窗剪船票。在之後就是公園清潔工,還有路面測量的工作。

這些工作都沒能堅持太久,工資低是一個方面,另一個方面是太過於枯燥。

24歲的他站在人生的十字路口,倍感迷茫。他在想,自己的人生是不是就要這樣默默無聞?

這個時候,迪克牛仔的同學介紹他去了滾石唱片公司做業務員。

他騎著車子奔波在大街小巷,叫賣著。

那時候,張洪量很火,賣他的唱片生意不錯。

結婚後的迪克牛仔開始逐漸找到了方向。他開始一邊賣唱片一邊去酒吧駐唱,後來又去叫人家彈吉他,還組建了自己的樂隊。

30歲的迪克牛仔,組建樂隊的時間稍晚,樂隊成員都比他小不少。人們給他起了個外號「老爹」。

90年代中期,臺灣的經濟陷入蕭條。迪克牛仔的樂隊每個月只能為他帶來兩萬台幣的收入。這讓他的生活捉襟見肘。

要知道,他有三個孩子和兩個老人要養。

快四十歲的迪克牛仔,陷入了中年危機。

迪克牛仔覺得不對勁,再這樣下去大家都得餓死,於是他考慮轉行,做餐飲。賣陽春麵似乎是一個不錯的選擇。

但是又轉念一想,轉行不見得比現在好,而且這麼大歲數轉行,又沒經驗,算了,還是再想想辦法吧。

得虧當年他放棄了陽春麵,不然我們今天就聽不到他的那些經典作品了。

九十年代中後期,他開始離開高雄,前往台中、台南等地發展。

有道是「樹挪死,人挪活」,那幾年,迪克牛仔和他的樂隊輾轉於各大酒吧,演唱功力和舞臺表現力大增,人氣也逐漸高了起來。

1996年,上華唱片公司計畫籌備一張專輯《PUB英雄會》專輯,找臺灣十個比較有潛力的酒吧樂團,各自唱一首歌。

迪克牛仔的樂隊就在其中,和他們一起的,還有一個搖滾組合:動力火車。

由於表現出色,迪克牛仔被唱片公司選中,簽約了。這一年他38歲。

《PUB英雄會》第二輯,公司幫迪克牛仔挑了《原來你什麼都不要》。專輯在臺灣發行後反響平平,迪克牛仔心灰意冷,預備告別歌壇。

內容未完結點擊第2頁繼續瀏覽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