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與梅豔芳力爭一姐,爆紅退隱歌壇,「樂壇公主陳慧嫻」背後故事讓人心疼

獨家記憶 2021/02/03 檢舉 我要評論
 

@音乐库分享療傷歌曲,讓你的心意,可以用音樂表達 我是momo,人海擁擠,我用音樂給大家創造心靈休息的角落。

 

上個世紀的香港歌壇可以說是無數人的童年記憶,男歌手有張國榮譚詠麟難分伯仲,女歌手裡梅豔芳陳慧嫻互相閃耀。

如今的粵語歌壇早已凋零,但30年前,正是香港粵語歌壇的全盛時期。

如果要在粵語歌壇中尋找一個最具代表性的女聲,我腦海中浮現的第一個名字,一定是陳慧嫻。

雖然如今的陳慧嫻已經很少出現在大眾視線中,但每次重聽粵語經典老歌的時候,一定少不了這個歌手的名字。

陳慧嫻獨特而美妙的聲音,以及她演繹的那些好聽的經典作品,註定是華語歌壇史上無法抹去的時代印記,並將一直流傳下去。

「來日縱使千千闕歌,飄于遠方我路上;來日縱使千千晚星,亮過今晚月亮,都比不起這宵美麗……」

1989年8月的一個晚上,陳慧嫻身著一件白色鑲鑽婚紗,在香港紅館的演唱會上哭得梨花帶雨。

她站在舞臺上,輕輕擺手,對著熱愛她的觀眾和她熱愛的舞臺優雅告別。

那時她正處於事業巔峰,在樂壇上的地位和梅豔芳不分伯仲。可她還是含淚作別了舞臺。

起因是一首歌,陳慧嫻的《千千闕歌》和梅豔芳的《夕陽之歌》,都是翻唱自同一首日本歌曲,也差不多同時推出。

先不說哪首歌更好或誰唱得更好,至少在銷量及傳唱度上,《千千闕歌》完勝《夕陽之歌》。

當年的十大勁歌金曲,按理說終於輪到陳慧嫻大出風頭了,可是「最受歡迎女歌手」還是被梅豔芳內定,連說好的「金曲金獎」,最終也頒給了《夕陽之歌》。

壓軸之作《千千闕歌》便成了她唱給自己的離別之歌。 不成想,這次離別就像個前奏,自此「離別」二字,竟貫穿她今後的大半個人生。

許多年來,人們一直以為她是一時賭氣,直到後來她在採訪中澄清,自己是因為一句承諾。

陳慧嫻的父親一直不同意她進娛樂圈,但架不住女兒苦苦哀求,便約法三章:先唱歌,等攢夠錢,就去國外讀大學。

1995年,陳慧嫻留學歸來後,迅速投入樂壇。可今時不同往日。回歸後的陳慧嫻雖然受歡迎,但早已沒有當巨星的那種感覺。

陳慧嫻複出後,一開始首批訂單能達到5萬張,隔了一年,首批訂單只能保持1萬張。

要知道,當初《千千闕歌》的銷量高達35萬張。這巨大的心理落差,擱誰心裡都不好受。

「三十歲之前,我覺得有一條紅毯鋪在地上,自己在上面走,很順利。有一天那張紅毯不見了,我感覺自己就像懸浮在空中,沒有了依託。」

當焦點不在自己身上時,三十而立的陳慧嫻突然迷茫了,她不知該走到哪裡,又該怎麼走接下來的路。

就在她為找不到事業方向焦慮時,她從美國帶回來的愛貓,不幸從27樓跳下來摔死了。悲催的是,當天下午她還得去錄節目,跟別人笑著做遊戲。



內容未完結點擊第2頁繼續瀏覽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