謝安琪《鐘無豔》林夕曾哭著寫完的歌

莫可可小姐姐 2020/11/30 檢舉 我要評論

「我甘於當副車,也是快樂著唏噓,彼此這麼瞭解,難怪註定似兄妹一對。」

——林夕·《鐘無豔》

林夕和澤日生合作過一首備胎之歌《鐘無豔》,由謝安琪演唱,成為她的代表作之一,因當年囊獲無數大獎的《喜帖街》的橫空出世,光芒被蓋過似乎略遜一籌,淹沒了這首歌本身的光彩,但依然被很多人喜歡和傳唱。

種鐘無豔是戰國時齊國的一個王后,據說是仙女下凡投錯了胎,長的奇醜無比,最早見於西漢劉向的《列女傳》中的《辯通傳》。她是齊國無鹽縣人,姓鐘,所以又稱她為鐘無鹽,她德才兼備、卻容顏醜陋,年四十未嫁,許多古書裡動不動就說「貌比無鹽」,跟「貌如西子」呼應。醜到何種程度?書載她額頭、雙眼均下凹,上下比例失調,肚皮長大,鼻孔向上翻翹,脖子上長了一個比男人還要大的喉結,頭顱碩大,又沒有幾根頭髮,皮膚黑得像漆,雖然醜,但是鐘離春志向遠大,後成為一國之後。可是齊宣王不喜歡她,就像歌裡面表達的,齊宣王得到了好處不想失去這麼一個能人,所以只當她是絕世好友。

當你瞭解了鐘無豔的人生,你其實也就懂了 這首歌唱的,女人愛那個男人,男人因為她的愛,她的好所以跟她在一起,但只是一種名義上的關係,這個男人只當女人是個有利用價值的人。而女人知道這一切卻還是無法自拔的付出著,當男人不開心時,她要及時出現去安慰他,可是背後自己受的苦卻只能強忍著,與其說這是一首苦情歌,不如說是對偉大的鐘離娘娘的感情寫照。

聽這首歌的小主們是怎樣想到自己的生活寫照呢?

我想這是女方想對男方所說的話,

我很害怕你對我的好感,或者是覺得我很好,更多時候害怕你是出於私心,既想靠近傻傻的我,卻又隔著一層觸不破的膜。你對我的關心讓我無法遠離你,你卻又有著些只可遠觀不可褻玩的感覺,在我寂寞傷心的時候是獨自療傷刺痛的傷口,並不是沒有人來關心與在意,可能那個人不是你,我也就不需要別人的安慰,不知道在什麼時候,心態昇華了一個高度,不管你怎麼對我,我內心還是只想照耀你。然而殘忍的是,我依然心甘情願,卑微的侍奉在你左右,也得不到真正想要的感覺。

我不喜歡你總是誇我能幹,你高估了我的堅強與忍耐,其實在你面前我只想做一隻小綿羊,你失落的時候我會竭盡全力的去安慰你,重拾信心,我不想只與你做合作夥伴的絕世好友,就想一直依靠在你的肩膀。我已經決心決定,好好的學會愛自己,再去吸取你的愛,縱使你不允許,我也要隨心快樂的用我的方式愛下去,如此的淒涼卑微令人唏噓,在我的全世界也只能有你

---------------------------------------------------------------------------------

於你便是——情不知所起,一往而情深。

在那個睡不著的午夜想起來的時候,竟然也那般的悲傷。你不是我的花,我只是恰好經過了你的盛放。

朋友說他不願聽《七友》或者《鐘無豔》,因為太過悲傷,我想,能夠聽出悲傷的人怕是都有一段不為人知的辛酸的往事吧。

在深深淺淺,光影交錯的生活裡,能有一段把自己都感動到的暗戀也是難得的事情。既是喜歡怎麼不可以做朋友,既然喜歡又怎麼甘心做朋友。

一段不被察覺的愛,在花期裡開出一朵無名的小花,在夢裡探望那個千萬次想要擁有的人,陪伴了一段長長的青蔥歲月。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