琅琊榜《赤血長殷》:此血仍殷,此身豪情仍未收

真的好喜歡《琅琊榜》。

其實是先聽過《赤血長殷》之後才去看的《琅琊榜》。以往本來是要先愛上一部劇,然後才愛上劇中的插曲,但《赤血長殷》卻是個例外。

聽完這首歌去看《琅琊榜》,才真正明白這首歌真的超虐。寫了這麼多詞評,都是寫粵語歌,今天就寫寫古風歌吧。

沒看過《琅琊榜》的人都想問,梅長蘇最後到底去向何處?這首歌,講的就是梅長蘇的一生。

「青磚黛瓦,故景如舊,草木無情,不解煩憂」

劇的開頭,就是梅長蘇和蕭景睿乘著馬車,回到金陵帝都的場景。梅長蘇看著城樓,眼神複雜。金陵還是那個金陵,景色還是那番景色,皇位上坐著的,還是那個昏君。

但這金陵城裡,卻沒了赤焰軍,沒了皇長子祁王,沒了赤焰軍主帥林燮,也沒了赤焰軍少帥林殊。

放眼望去滿目鬱鬱蔥蔥的青翠,卻無法解我心中的煩憂。我依然是一襲白衣祭故人,祭奠十二年前梅嶺的所有冤魂。那場大火燒死了林殊,也燒出了梅長蘇。

「霽月清風,琅琊榜首 ,誰記昔年,策馬風流」

人人都知如今的梅長蘇,江左梅郎,麒麟才子,琅琊高手榜第一,得之可得天下,該是有多少雄才大略的人,才能有這樣高的讚譽。然而這些,卻不是林殊想要的。

十二年過去了,誰還記得當年的赤焰軍少帥林殊,那位驕傲明亮的翩翩少年將軍。林殊當年有多麼的驕傲明亮,如今就有多麼悲傷委屈。一心只想洗雪冤屈。

所以,林殊一步步成為了梅長蘇,或許變得冷血,或許只剩下目的,或許不擇手段,但卻壞得讓人心疼。

「縱年壽難永,無愧一生所求」

林殊在梅嶺的死人堆裡爬出來,劫後重生,既然活下來,就不能白白活著。我要提著一口氣,用梅長蘇的面容和身份,去金陵做我該做的事。

朝堂註定是個你爭我鬥你死我活的地方,九五之尊的寶座最大,哪管什麼兄弟手足。我要讓景琰登上皇位,我要幫他擋住所有血雨腥風,我要讓他幫我昭雪。

儘管有著滿腹的心計,卻永遠赤城,永遠知道自己想要的是什麼,無愧一生所求,無愧天地良心,無愧自己,無愧赤焰名號。

「負手算盡天下事,當飲一樽酒」

心中有謀略,飲一樽酒,這是一種自信,一種邪不壓正的篤定。

雖不躋身朝堂,卻能打擊慶國公,除掉太子和譽王的黨羽,流放謝玉,拔出秦般若的眼線,讓懸鏡司夏江落馬;又能設計讓皇帝廢太子、禁譽王,輔佐靖王蕭景琰一步步走向皇位。

最終,令蒞陽長公主朝堂告發,沉冤昭雪,數萬梅嶺冤魂終於得以平反。



內容未完結點擊第2頁繼續瀏覽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