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難過》周傳雄心酸史!:多次被雪藏,事業巔峰又得怪病

張信哲

張信哲的歌唱風格跟周傳雄相似,作為牧師之子的張信哲,出身宗教家庭,從小對音樂耳濡目染,在學校的時候就是音樂方面的風雲人物。

所以,公司決定把資源傾斜給了更有勝算的張信哲,雪藏小剛。

1989年張信哲在巨石發行首張個人專輯《說謊》,裡面的單曲《我們愛這個錯》成為他走後後的第一首歌。

直到1992年,張信哲參加兵役,公司才想起還有小剛這個替補。

這一年,巨石唱片發行了小剛的第四張專輯《小剛的花花世界》,專輯裡面的《哈薩雅琪》在臺灣大街小巷火得一塌糊塗。

連在部隊服兵役的張信哲也跟著唱起了小剛的歌。第2張專輯封面

可惜,張信哲兵役期16個月很快期滿,而他回歸帶來的是《愛如潮水》。

不問你為何眼淚,不在乎你心裡還有誰。且讓我給你安慰,不論結局是喜是悲……

既然愛了,就不後悔,再多的苦我也願意背,我的愛如潮水,愛如潮水將我向你推,緊緊跟隨,愛如潮水它將你我包圍……

我再也不願意見你在深夜裡買醉,答應我你從此不在深夜裡徘徊,不要輕易嘗試放縱的滋味,你可知道到這樣會讓我心碎……

李宗盛填詞,黎沸揮作曲的這首男人的苦情情歌,直接把張信哲推上了「情歌王子」的寶座。

當然,月兒彎彎照九州,有人歡喜有人憂啊,一山不容二虎,張信哲的勢頭越兇猛,小剛的後來就有多寂寞。

當他聽到《愛如潮水》的時候,他直到,他可能完了。果然,後面的專輯全部是石沉大海。

公司曾勸他轉型,他說不,一直就默默地等著。

1994年小剛25歲,正式從大學畢業,但是這一年他發行的第5張專輯《陪著我一直到世界的盡頭》卻撲街了。

1995年,張信哲與巨石合作期滿後,成立了自己工作室,強勢推出了《寬容》《過火》等,接下來幾年迎來自己最多次最輝煌的時代。第5張專輯封面

1996年,沉寂多年的周傳雄最後一次以藝名「小剛」的身份,發行了第八張專輯《我的心太亂》,發行這張專輯,他跟自己做了一個賭約:

這次如果紅不了,就不唱了,一心一意做幕後。

後來的事情大家都知道了,在臺灣沒有火起來的歌曲,在大陸早已經火遍大江南北的大街小巷,而當年的周傳雄還蒙在鼓裡。

他以為這是天意。所以他真的決定聽老天爺安排,同年,他赴英深造,2年後,回到臺灣後,改回本名:

周傳雄。

改回本名,也許是他在與那個總是期望,卻又總是失望的小剛時代告別。

回歸本名,也回到了現實。他轉身幕後做了音樂製作人,當歌手的時候沒紅,但是當製作人,周傳雄譜寫的歌曲,卻捧紅了一個又一個的歌手:

陳慧琳的《記事本》,那英的出賣》,任賢齊的《永夜》,周華健的《有沒有一首歌讓我想起你》,都是他的作品……

「為什麼唱周傳雄歌的歌手都能紅?」

他說:

「因為我為每一個歌手寫歌,就像為自己寫歌一樣。」

他寫歌的小樣,是臺灣音樂製作人中做得最好的,歌詞、編曲、和聲樣樣做到自己滿意了才拿給別人聽,他的作曲小樣完美到「直接發就可以了。」

他接到陳慧琳的案子案子時,搜集了陳慧琳的所有資料,研究了她的個性,分析出她的聲音跟鋼琴配合會很好聽,他還研究陳慧琳的性格,他說歌手必須要自己唱著有感覺,才能讓別人聽著有感覺。

從此,「情歌教父」的稱呼在圈內傳開。

一些偶像言行電視劇也開始找他譜寫主題曲,沒想到,又是寫一首爆紅一首。

還記得許紹洋和陳怡蓉主演的《薰衣草》嗎?這個號稱中國版「藍色生死戀」的偶像劇,當年哭瞎了多少女生的雙眼啊,許紹洋唱的《花香》《幸福的瞬間》讓他火遍了全宇宙。

可是風光都是許紹洋的,有多少人知道,這兩首好聽的歌曲的譜曲其實都是周傳雄?2001年火遍全宇宙的《薰衣草》

《花香》作詞:陳信榮 作曲:周傳雄

風,沒有方向地吹來,雨,也跟著悲傷起來,沒有人能告訴我,愛是在什麼時候悄悄走開;

風,伴著花謝了又開,雨,把眼淚落下大海,現在的我才明白,你抱著紫色的夢選擇等待。

記憶是陣陣花香,我們說好誰都不能忘,守著黑夜的陽光,難過卻假裝堅強,等待的日子,你比我勇敢……

《幸福的瞬間》 作詞:王中信 作曲:周傳雄

當秋天再來的時候,你讓我笑著去愛去擁有,就算是再短暫的溫柔,能重逢這仁慈已足夠,可知道有些事有些人,停留在發生的那天不肯走。

看時光的殘酷,捨不得被遺忘,這命運我很滿足,有你陪伴的幸福。

為你打開時間的鎖,讓愛自己不被它束縛,是哭過也掙扎過,心讓痛碾過,等那一天落葉靜靜飄眼前,已不再傷悲,永恆終於相信了幸福的瞬間……

自己捧紅了一個又一個的歌手,自己譜寫的歌曲一首又一首的爆紅,周傳雄又蠢蠢欲動了,2000年,索尼唱片與他合作發行了專輯《忘記Transfer》,相比上一張專輯《我的心太亂》,這張專輯,像個更大的一次賭約,他傾心創作了日後火遍兩岸三地的《黃昏》。

《忘記Transfer》專輯封面

他公開揚言:

這張專輯不火,我就專心做幕後。

有種壯士斷腕的決絕,也帶著最後一絲不甘心。

這次再次複出,是他三年輾轉後,依舊捨不得放下舞臺的執著。

每次唱《黃昏》,他一開嗓,我們的靈魂就被擊中了:

「過完整個夏天,憂傷並沒有好一些,開車行駛在公路,無際無邊,有離開自己的感覺……」

可遺憾的是,這個唱片因為遇上索尼高層變動,最後唱片發行如石沉大海,在臺灣並沒有什麼反響,所以他真的轉型做了幕後製作人了。

直到2001年,他受索尼音樂總監陳耀川邀請來北京製作滿文軍的《我需要你》專輯,那次北京之行,他發現大陸上大街小巷都在放他的《我的心太亂》《黃昏》……

原來,在臺灣備受冷落的他,在大陸有這麼多粉絲,雖然那些大陸唱片全部都是盜版,他沒有收到一分錢的版稅,但這次內陸之行,他發下了有100多個盜版版本,朋友幫他統計了一下,盜版銷量在500萬冊以上,雖然盜版沒有給他一分錢收入,他卻喜極而泣……

因為這給了他繼續重回舞臺當歌手的信心……

回到臺灣,他又開始一邊努力做幕後製作人,一邊為自己努力寫歌作曲,開啟了自己音樂聲音的黃金十年。周傳雄金鷹採訪訪談截圖

這一年,他在MV《沒有你的日子》中邂逅了自己的愛情Vivian,後來她成了他的妻子。

2003年,周傳雄與星世代娛樂總裁徐毅組建了「哈薩雅琪」音樂工作室,經營藝人和唱片製作。周傳雄夫婦

2004年,他在新加坡開了第一場個人演唱會。演唱會上他幾度哽咽了落淚,因為為了這一天,他已經等了十五年。

「嘿!你有沒有過夢想?或者說失去過夢想?我有過,但也破滅過。從玩(樂)團的大專生,到小剛時期,到寫歌製作,有一度……我以為我不會再出唱片了,直到有一天,在異鄉的街頭,我聽到了自己的歌,這首歌在大街小巷不停地播放著,因為這首歌改變了我,因為這首歌讓我相信,只要堅持下去,哪怕在雪地裡也會開出美麗的花朵。」

2004年-2009年間,他為自己創作了《男人海洋》、《星空下的傳說》《藍色土耳其》《戀人創世紀》等專輯。2004年,周傳雄新加坡個人演唱會

可能是因為用力過猛,他因為工作太拼命,飲食不規律,導致胃部感染幽門螺旋桿菌,簡單說這種病讓人吃不下飯,吃了也不吸收,所以他一下子暴瘦成了80斤的紙片人。

40歲,2009年,《關不上的窗》後,他因為身體亮起紅燈,他不得不停下來。

2010年後,慢慢淡出大家視線。

2021年1月15日,《天賜的聲音第二季》,他以學員身份參加,臺上所謂的導師們,張韶涵、陶喆、胡彥斌、孟美岐每一個都是他的後輩不說,更重要的是,要說代表作每個一個人可以跟小剛老師相提並論,所以他們識趣地選擇了棄權,引發了粉絲觀眾的震怒,聲稱小剛老師退賽,是華語樂壇的遮羞布。

而他卻淡然回應:「難得上個節目,能將多年前我創作演唱的歌,再一次介紹給不同時代不同年紀的朋友,就已經足夠……」

確實經歷過人生的坎坷,他已經活得簡單樸素,早已不在乎這些名利紛擾,如2017年他第一次回歸,現身《蒙面唱將》時所說:

「人生確需經歷一些風雨,雖會給我們帶來些許煩惱、迷茫、苦悶甚至傷痛,但也會讓我們有所感悟和收穫,其實,沒有人能洞悉一切,只是在經歷之後,我們才能懂得!」

在受了傷的今天,我們再來聽聽周傳雄的《我難過》吧。

想看更多的視頻點擊藍色字體>>@Momo音樂房,更多的音樂等著你 文/momo:給自己的心靈放個假~跟著這些音符去流浪~如果你喜歡momo的文章~歡迎一起探討~投入音樂的海洋吧~byby啦♡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