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憶殺1993:那是華語樂壇最讓人興奮也讓人痛心的一年

讓主辦方無所適從,最終選擇將這個「老人獎」空缺,

而給這兩位年輕音樂人各頒發了一個特別的「無休止符紀念獎」。

這兩位年輕音樂人就是黃家駒與陳百強,

而他們都在那一年離開了我們。

他們一樣的年輕,一樣的才華橫溢,

在翻唱盛行的香港歌壇堅持原創,

卻一樣地英年早逝,可謂天妒英才,令人痛心!

陳百強留下了《偏偏喜歡你》《一生何求》《念親恩》《今宵多珍重》等許多溫暖人心的作品;

黃家駒留下了《光輝歲月》《海闊天空》《灰色軌跡》《歲月無聲》《再見理想》等許多激勵人心的作品,

其中遺作《海闊天空》入選當年十大中文金曲。

黃安一夢,樣樣都紅

1993年,因臺灣電視連續劇《包青天》的熱播,讓主題曲《新鴛鴦蝴蝶夢》和歌手黃安火了。

同名音樂專輯據說在全球爆賣600萬張,這個出道多年的歌手終於一飛沖天。

從那以後,他一張接一張的專輯皆暢銷。

作為原創歌手,他的作品《樣樣紅》《救姻緣》《東南西北風》《明明知道相思苦》等都傳唱甚廣,

開創了「新古典主義中國風」音樂流派。

金曲無數的月亮公主:孟庭葦

90年代上半段,論歌曲的傳唱度,臺灣女歌手孟庭葦當仁不讓,其甜美的歌聲傳遍了兩岸三地。

她從1991年憑《你看你看月亮的臉》引發關注,

到1992年《冬季到臺北來看雨》持續走紅,

再到1993年,再連放兩顆重磅炸彈:

一張專輯是《誰的眼淚在飛》,

其中收錄了《你究竟有幾個好妹妹》《羞答答的玫瑰靜悄悄地開》《誰的眼淚在飛》等多首熱門金曲;

另一張專輯是《風中有朵雨做的雲》,

她憑此專輯獲得了「天氣公主」「自然歌手」之美譽,

更憑同名主打曲登上了1995央視春晚的舞臺,徹底火遍大江南北。

大器晚成的「花心」歌王:周華健

周華健是個大器晚成的歌手,1984年入行,經歷了許多波折,

直到1991年底發行專輯《讓我歡喜讓我憂》之後,才算一鳴驚人,

一舉奠定了他在歌壇的地位。

1993年,迎來周華健爆炸性的一年。

首先他憑藉專輯《讓我歡喜讓我憂》在第四屆臺灣金曲獎上獲得「最佳國語男演唱人獎」。

另外在臺灣金曲龍虎榜獲得「最佳男歌手獎」。

同年推出另一張更火的專輯《花心》,年度總銷量達400萬張。

一首《花心》當時也是現象級的火,傳唱度甚至更勝張學友的《吻別》。

港臺兩大歌王,無論是唱功實力,還是作品的傳唱與銷量,都是非一般的厲害啊。

但有一說一,將周華健捧上神壇的《讓我歡喜讓我憂》與《花心》兩首歌,都是源自日本的翻唱作品。

情歌王子張信哲走紅,小剛敗走

臺灣歌手張信哲1988年出道,還沒怎麼紅就去服兵役了。

1992年回歸後,推出專輯《知道》,卻沒有激起什麼水花。

當時還有一個小剛,在時刻威脅著他的存在,逼得他尋求轉型突破,但苦於沒有好作品。

1993年,李宗盛寫好的一首歌曲《愛如潮水》因一直找不到適合的歌手而擱置著,

最終他抱著試試看的心態,讓張信哲唱了這首歌,沒料到一唱就火了。

《愛如潮水》成為張信哲第一首也是最重要的一首代表作,很快紅遍了歌壇,

他獨特的聲線,似乎就是天生最適合唱這首歌的人。

此時的小剛,已經快馬加鞭也追不上張信哲了。這

回他被逼只能卸下偶像軀殼,轉向幕後,向音樂人周傳雄轉變。

不懂柔情的女孩,卻開啟了一個流行時代

1993年,一個23歲的川籍女孩,憑一曲《你的柔情我永遠不懂》,意外闖開了桎梏已久的內地流行樂壇的大門,標誌著一個時代的開始。

這位歌手的名字叫陳琳。歌曲如平地一聲雷,震驚四座,迅速紅遍歌壇,

同名專輯熱賣150萬張,創造了內地歌手一個難以複製的銷量奇跡。

這首歌曲強烈的樂隊化風格,與歌曲內容透露出的憂傷情緒相碰撞,

風格超前而極具感染力,打動了無數人。

但誰也沒料到,十多年後,這種延續下來的憂傷情緒,終於帶著她早早離開了這個世界。

1993:內地歌壇的「小芳年」

1993年,對於內地歌壇來說,又被稱作「小芳年」「李春波年」。

是的,那一年「小芳」太火了,常年佔據著內地各大音樂排行榜的冠軍位置。

創作、演唱這首歌的李春波,多年後被稱為了「內地民謠教父」。

《小芳》以簡潔輕快而朗朗上口的旋律,質樸純真的歌詞,讓人感受到民謠的魅力

啟發了一代文藝青年,抱著吉他唱出心中的愛與夢想,

成為了中國流行歌壇具有時代意義的一首「小」歌。

坐在月亮船上聽濤聲依舊,感覺最甜

1993年春晚,內地歌手毛甯憑藉演唱一首《濤聲依舊》而紅遍大江南北。

這首歌由陳小奇創作,收錄于毛甯年前發行的專輯《請讓我的情感留在你身邊》中,

堪稱中國流行歌壇的一首傳世經典之作。

歌曲以古詩《楓橋夜泊》為靈感來源,創造了一種悠遠、深情和哀愁的情懷與意境。

毛甯的聲音磁性寬厚、宛轉悠揚,將這首歌演繹得無懈可擊。

好的作品與好的歌手,共同將《濤聲依舊》推向了廣東歌壇藝術巔峰的位置。

除了《濤聲依舊》,專輯中還有一首《藍藍的夜 藍藍的夢》也紅極一時。

提到毛寧,就不能不提楊鈺瑩。

1993年的楊鈺瑩,繼《我不想說》《風含情水含笑》之後,推出了專輯《月亮船》,並大受歡迎,

在南方音像訂貨會上以百萬銷量位居第一。

1993年後,雙雙成名的他倆,開始組成「金童玉女」組合,

演唱了許多對唱情歌,成為華語歌壇史上最經典的男女對唱組合。

看到他們每次唱歌的幸福模樣,誰能料到,幾年後他們卻雙雙從歌迷的視野中消失了。

搖滾群雄並起,夢回盛世唐朝

唐朝樂隊在1992年12月發行了他們的首張同名專輯《唐朝》。

於是,唐朝樂隊成為1993年內地最受關注的一支搖滾樂隊,

《唐朝》後來也成為內地搖滾史上的一座豐碑。

時至今日,這張經典作品依然是每個搖滾迷心中的搖滾聖經。

《太陽》《月夢》《飛翔鳥》《夢回唐朝》……每一首都承載著唐朝樂隊的夢。

它的藝術高度,它的悠遠意境,它獨特、大氣卻自然流暢的風格,值得我們一直聆聽與珍藏。

1994年,風頭正勁的唐朝樂隊,以嘉賓身份與「魔岩三傑」一起,

在香港紅館為內地搖滾樂勢力呐喊,將「搖滾盛世」推向新的巔峰。

然而, 誰又曾料到,巔峰過後卻是轟然墜落。

1995年,唐朝樂隊貝斯手張炬不幸逝世,

以此為導火索,不僅唐朝樂隊遭受重創,整個內地搖滾圈也一夜變得黯淡無光。

唐朝既衰,搖滾盛世也從此一去不復返。

手捧999玫瑰的情歌王子,原來是個數學天才

1993年,李宗盛在滾石捧紅張信哲後,在飛碟唱片,一首《九百九十九朵玫瑰》又捧紅一位情歌王子。

他就是原創音樂才子邰正宵。

1993年11月,剛畢業沒多久的他,推出首張專輯《找一個字代替》

其中由他創作的一首《九百九十九朵玫瑰》,一經推出就火遍了歌壇。

因邰正宵的代表作中不乏《千紙鶴》《一千零一夜》《九百九十九朵玫瑰》這樣的「數字情歌」,

故此可以推測,邰正宵讀書時數學一定學得特別好吧。

邰正宵也算出道即巔峰的歌手,當紅時從臺灣回到家鄉香港後,

發展得反而大不如前,幾年後也漸漸淡出了歌迷視線。

對不起,哥仨就是這麼紅!

香港演唱組合草蜢,也在1993年達到他們的演藝巔峰。

1990年至1995年,草蜢連續6 年奪得商業電臺叱吒樂壇流行榜「組合金獎」,

連BEYOND、太極、達明這樣的樂隊組合都要屈居其下。

1993年,如日中天的草蜢,推出了他們最知名的一張作品《寶貝對不起》。

同名主打歌《寶貝對不起》翻唱自泰國洗腦神曲《開心沒問題》。

經重新填詞演唱後,還蠻好聽的。

以草蜢為代表的偶像組合,與以四大天王為代表的偶像歌手,當時壟斷了整個香港樂壇,

開啟了一片鼎盛局面的同時,其實也是樂壇走向盛極而衰的開始


回首1993,還有太多的人和事值得細細回憶,太多的歌值得靜靜聆聽。

葉京曾在《與青春有關的日子》中寫道:

「今天之所以區別昨天,

恰恰是因為昨天的感受依然留在我們心中。」

笙歌雖不在,明月常照人。

留著這點念想開啟新的一年,也好。

文/momo:給自己的心靈放個假~跟著這些音符去流浪~如果你喜歡momo的文章~歡迎一起探討~投入音樂的海洋吧~byby啦♡




用戶評論